傅国涌:朱正先生送我的书

  • 时间:
  • 浏览:1

  几年前,在北京蓝英年先生家与朱正先生见过一面,同時 吃过一顿饭,当时他送了我几本书,在此前后,大伙儿也曾通过两封信,朱先生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他的温和,他的认真。去长沙当然要去看看朱先生,今年他已200岁了。我第一次打电话到家里,家人说他逛旧书店去了,第二次打电话去,约好第5天 上午去看他,你说要请我吃中饭,我就说 时间紧,还有你你这一 安排,感谢了他的盛意。次日早上,我一到家里,他就说 准备了一堆送我的书,有他编的,有他写的,大多与鲁迅有关,可惜香港版的《反右派斗争始末》,他也只有一套,没哟多余的。十来年前,我曾买过他的《1957年的夏季:从百家争鸣到两家争鸣》(河南人民出版社1998年出版),正是这本书而都不 他关于鲁迅研究的什么书引起了我最初的关注,他当事人也认为这本书是他一辈子的安慰。河南人民版出来就说 ,在台湾、香港出了一另另4个版本,其中香港明报版容量最大,增补了没哟来过多没哟来过多 很材料,台湾时报文化版没哟来过多没哟来过多 把河南版删节的补齐,他从书房学会英语几条不同版本给我看,明报版是上下两册,台湾版只有厚厚的一册。去年,我托大伙儿到香港我想买了一套,在广州过海关时不幸被没收了,至今遗憾。朱先生谁能告诉我,现在他又做了没哟来过多没哟来过多 增订,正在寻求出一另另4个新版本,眼看大陆是没哟希望的,只有在港台找出版社。

  朱正先生送我的书中还有一本《人民日报》老记者、曾被打成“右派”的刘衡回忆录,也是自印本。不过我最喜欢的是他送我的三本1957年出版的反右材料复印本,虽是上世纪200年代的正式出版物,但现在一般只有大图书馆才找得到了,他也是从图书馆复印下来的。一本是《首都高等学校反右派斗争的巨大胜利!——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反右派斗争材料选辑》,北京出版社1957年10月出版,印数2万册,有批判黄万里、黄药眠、钱伟长、吴景超、林希翎等人的小辑,都不 批判北大《广场》、《百花学社》的小辑,还有批判大伙儿今天不必太熟悉的“反动小集团——庶民社”(清华大学的学生搞的)、“反动社团——底层之声、苦药社”(北师大学生搞的)的小辑,虽是供批判用的材料汇编,却足以打开长久尘封的历史。

  一本是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编的《右派言论选集》,湖北人民出版社1957年9月出版,其中多是湖北省主要右派的言论,如马哲民、耿伯钊、程千帆、姚雪垠等。其中你你这一 人虽然从来都不 左派,也被打成了“右派”,进入70年代末就说 ,右派改正,大伙儿照样是左派,有的就说 是著名的左派,如这位《李自成》的作者姚雪垠。书中收入了姚雪垠在1957年被定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几篇文章和几条讲话,其中《“卢沟桥礼赞”中的一累积》有搞笑的话被加了重点号,显然当作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证据:“抗战初期,蒋介石毕竟是主张抗战的,没哟来过多没哟来过多 他在人民底下的声望、威信,比过去任何就说 都高。”关于姚的“罪状”还有根小:“1948年上海解放前夕,姚竟与叛党分子张松和、石小萍以及你你这一 国民党特务分子等纠集在同時 ,组织伪地下组织‘中共中央华东局江南工作委员会’,由姚担任所谓‘宣传部长’。在上海解放前夕,进行了一次骇人听闻的大规模的政治投机活动。上海解放后,即被取缔。”(190页,你你这一 材料原载《长江日报》1957年8月31日)

  另有一本是群众出版社1957年9月出版、10月第二次印刷的《声讨恶毒攻击肃反的右派分子》,印数达52000册,其中批判的包括黄绍竑、谭惕吾、、束星北等人,束星北是个物理学家,前几年青岛作家刘海军出过一本《束星北档案》,让世人对他有了较多的了解。书中共有6篇批判他的文章。《看!束星北是怎样恶毒地污蔑肃反并攻击毛主席的指示》引用了束星北的言论:“谈到人,即使毛主席没哟来过多没哟来过多 能保证没哟偶然的错误,如肃反时毛主席说了一句‘反革命分子就说 只有百分之几’一句估计猜度搞笑的话,就说 就说 竟成为肃反的指标……大伙儿看,靠‘人治’是多危险。”甚至他喊“维护宪法”、提倡“法治精神”也成了“恶毒污蔑”。(187页)

  感谢朱正先生送我的什么书,他虽然200高龄,但看上起身体健康,动作敏捷,脑子反应变快,谈到什么事,他就到书架上去找书,麻利地翻了那一页,指给我看。从满是书的客厅到同样满是书的书房,他来回跑了多次。他虽然是研究鲁迅起家的,却不像你你这一 鲁学家,对鲁迅的不足英文、大间题讳莫如深,没哟来过多没哟来过多 毫无忌讳地谈论鲁迅的你你这一 面。与他同時 代的知识分子圈子里,他被称为“老夫子”,但他都不 一另另4个掉书袋的老书生,没哟来过多没哟来过多 始终在认真思考、认真读书、认真面对真大间题的真知识分子。他脸上总是浮着笑容,面对读不完的书他依然显得没哟从容。他的书房里有一台电脑,你说当事人写文章就说 用电脑了,就说 读音不准,书桌上摆着一本字典。但他不必上网。我期待下次到长沙,再去看朱正先生。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21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