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峰:没有一所真正大学的中国

  • 时间:
  • 浏览:0

  何为大学?最简单的回答莫过于培养精英的圣地。精英怎么才能 才能 培养?最简单的回答同样莫过于医学会 为真理而独立思考。在这5个先决条件的基础之上,大学欲达到其宗旨,需用不拘一格用人才,需用践行大学自治,需用敢于追寻真理,需用为学生提供一流的大师,以帮助学生开启通往智慧的大门。

  哈佛大学的校训是:“让柏拉图与你为友,让亚里士多德与你为友,更重要的,让真理与你为友。(Let Plato be your friend,and Aristotle,but more let your friend be Truth.)”自建校以来,哈佛大学就总爱努力向真理靠近,确觉得类似于 过程中遇到了各种阻隔,甚至不乏各种有违“真理”类似于 宗旨的问题,否则哈佛大学最后还是突破困境,从历史深处走来,最终成为了现当代世界上最重要的一所大学。

  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吴咏慧曾写过一本小书,叫做《哈佛琐记》,主要记叙作者早年留学哈佛大学的经历。书富含一篇名为《哲学祭酒》的文章,描写的是二十世纪下半叶世界著名的政治哲学家罗尔斯教授,原文有原来话语:“罗尔斯讲到紧要处,适巧阳光从窗外斜射进来,照在他身上,顿时万丈光芒,衬托出一幅圣者图像,十分眩眼。”这幅画面,其乐融融,多年以来,总爱在众多学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据原文的描述,当学期即将现在现在结束时,罗尔斯教授为同学们讲完最后一堂课后,这位世界知名的大师级学者对学生们说:“我很感谢当让他们来听这门课。但在课堂上所谈的见解都不 我的一点人意见,这门课的研究还远那么 现在现在结束,若果当让他们不让被我所说的束缚住,而做到独立思考,有一点人的判断和见解。”这才是真正的智者,不自以为是,不妄自菲薄,懂得真理的内涵在于不拘于权威,在于独立思考。

  语毕,罗尔斯教授缓缓地走下讲台。类似于 瞬间,教室里的学生立即鼓掌,向这位尊敬的老师致谢。罗尔斯教授原来都不 点内向害羞,于是他频频挥手,快步走出教室。原来,在罗尔斯教授走出教室后许久,学生们的掌声依然不衰。冬天拍手是件苦差事,吴咏慧的双手又红又痛,便问旁边的美国同学,到底需用拍多久?同学回答说:“让罗尔斯教授在遥远的地方还有利于 听到为止。”一群热爱真理、尊重学者的学生,上加5个顶级的大师,觉得要我 生发无限感慨。

  迈克尔·桑德尔教授的公开课最近几年在网上有点硬火,受到大批中国学生的热情追捧。作为哈佛大学政府系讲座教授,当代西方社群主义(共同体主义)最著名的理论代表人物,迈克尔·桑德尔教授在哈佛大学所开的本科通识课程――《公正:该怎么才能 才能 做是好》,是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课程,200年来肯能有超过120万名学生修读了这门哲学课,2007年秋季更是有1115名学生选修该课,创下哈佛大学的历史纪录。

  在这门课现在现在结束的事先,迈克尔·桑德尔教授说道:“15个星期事先,当当让他们第一次见面的事先,我谈到了学习政治哲学的快乐之处以及它的风险。我谈到哲学学 怎么才能 才能 的,通过颠覆了当让他们的即成观念,使得过去熟悉的事物变得陌生。我试着提醒当让他们,一旦熟悉的变得陌生,一旦当让他们现在现在结束反思当让他们的环境,世界将不再一样。若果当让他们大概肯能体会到了一点点的不安。类似于 不安会促发当让他们的批判性思考,以及政治上的完善,乃至当让他们的道德生活。在两种意义上来说,当让他们的讨论肯能告一段落,但在另外5个意义上说,它后要继续进行下去。从一现在现在结束,当让他们就问为那先 ,为那先 当让他们要继续进行那先 争论,即使它们引发的问题最终都不 太肯能,得到避免。理由是,当让他们总爱都生活在那先 问题的回答中。在当让他们的公共生活中,在当让他们的私人生活中,即使有事先那先 问题无法回答,但当让他们还是无法回避哲学。当让他们现在现在结束的事先,谈到了康德的5个观点,即怀疑是人类理性的休憩之处。怀疑,让理性能反省,其教条式的漫游旅程,但怀疑也无须是永久的安身之处。康德写道,仅仅听候在怀疑或自满,绝缺陷以克服理性之不安。这门课程的目的一点 要唤醒当让他们永不停歇的理性思考,看看它将把当让他们带向何方。肯能当让他们大概做到了这点,肯能理性的不安继续在折磨你,现在或将来,那么 当让他们就都不 一无所获的。谢谢当让他们。”这段话刚一现在现在结束,整个哈佛大学礼堂2000名左右学生,完整性起立给教授鼓掌,类似于 场景颇似当年罗尔斯教授所遇到的。

  迈克尔·桑德尔教授这席话引人深思,间接告诉了当让他们为那先 哈佛大学有利于铸造无比辉煌。怀疑精神是迈向真理的第一步。作为培养人类精英的大学,理应为全体师生创造5个有利于 进行独立思考的自由环境,使其不受制于世俗,不受制于权力,唯此大学的宗旨有利于实现。

  然而,中国的大学远远那么 那么 幸运。曾任耶鲁大学校长的小贝诺·施密德特先生曾在耶鲁大学学 报上公开撰文批判中国大学,其深刻的批判不得不让我 门那先 中国学生惭愧。

  对于中国大学近年来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强”之风,施密德特说:“当让他们以缘何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一点 多: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类似于 “以大为美”的风潮,同样受到作家余杰的批判,其原话原来说:“仅仅进行名义上的合并而那么 教育理念上的深刻变革和教学体制上的全面更新,中国的大学就真有利于‘赶英超美’吗?盲目扩招和大学合并,否是又是一轮新的‘教育大跃进’呢?”

  梅贻琦先生说过,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此话一语中的!中国教育史上最光辉的篇章莫过于抗战时期居于昆明的西南联大,原来神话般的西南联大,不仅那么 宽大美丽的校园,否则院系都非常小,人数极少。反观今日中国之大学,哪怕一点 一所二三流大学,人数动辄几万,面积更是几千亩以上,各种设施都远非当年西南联大所能打比方。那么 那先 下皮 看起来非常有利的条件,却始终那么 培养出一批批称得上世界级的人才。究其是意味着着,自然在于中国的大学只知一味的追求下皮 的东西,却忽略了一所大学所应该具有的独立与自由精神。

  在谈到大学教师时,施密德特作了原来的评价:“当让他们的学者退休的意义一点 告别糊口的讲台,极少数人对一点人的专业还有兴趣,除非有利可图。当让他们那么 属于一点人真正意义上的事业。”用话语来总结,一点 在施密德特看来,“中国类似于 代教育者不值得尊重,尤其是一点知名的教授”。

  或许施密德特的语气重了些,原来那先 都不 活生生的事实。现在中国大学觉得有一点教师,却鲜有真正意义上的学者,更多的人是抱着犬儒主义心态,随世浮沉,那么 一点人独立的人格。施密德特说道:“文科的计划学术,更是权力对于思考的祸害,这肯能将中国学者完整性利诱成犬儒,当让他们不到实物恶斗,缺陷批评世道的道德勇气。孔孟之乡竟然充斥着一批不敢有理想的学者,令人失望。”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知识分子理应成缘何会的良心,人类精神文明的忠实守望者,可惜现在中国,不到少数知识分子有操守,敢于默默地与一切不公平不正义问题抵抗,大多数知识分子则那么 成为槽糕现状的辩护者,以至于知识分子类似于 称呼都不 点变臭的味道。

  对于中国大学的考试作弊、论文抄袭、科研造假等学术腐败,施密德特用另两种观察问题的眼光分析:“经验我不知道们,肯能政权是腐败的,那么 政府部门、社会机构同样会骇人听闻的腐败。”施密德特的分析那么 错,学术腐败早已渗透到大学的每5个角落,严重制约着中国大学的进步。对此,著名学者丁学良教授指出:“从照办苏联模式起,中国内地的大学肯能同世界一流大学落了那么 远的距离。现在全国上下,包括政府和民间都急切希望办好大学,有点硬是缩短中国几所顶尖大学和世界一流大学之间的距离。原来,肯能内地大学教员的招聘和晋身的评鉴制度漏洞百出,太不严格,太不透明,太不公正,造成一点教员和大学生怨声载道;造成一点教员滥竽充数,一点教员多年来重复讲义,从来那么 新的内容补充进去;造成一点所谓的研究论文是通过搞关系、送钱、开后门等腐败性法子发表的(甚至剽窃);也造成中国社会假文凭的泛滥,否则肯能学术资历的不可靠,造成学术骗子的春风得意、四处横行。”

  在官僚化的大学校园里,官本位的弊端暴露无遗。民国时期,中国有众多著名的教育家,而时下中国却基本上那么 5个声名卓著的大教育家。民国时期,有像蔡元培先生原来的享有极高声望的大学校长,可今天的大学校长几乎都成为了权力的绵羊,不仅那么 海纳百川的胸襟,否则竟然还以5个“副部级”待遇而沾沾自喜。施密德特强调:“而校长的退休,与官员的退休完整性一样,当让他们需用在退休前利用一点人权势为子女谋好出路。”今天的大学校长,更多的事先,都不 将一点人当作5个教育家,一点 当作5个官员,是来统治大学,而都不 来管理大学,是来谋取私利,而都不 奉献于教育事业。

  对于通过中国政府或下属机构的“排名”让中国知名大学跻身“世界百强”的做法,施密德特引用基尔克加德话语说,它们在做“一点人屋子里的君主”。中国大学明明落后于世界,相信大多数人都知道类似于 点,原来当局却不肯承认,需用弄出过一点人授意的排名,来为一点人遮羞,觉得一点滑稽不堪。

  中国大学的问题非常之多,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中国大学无法进行自治,完整性沦为了政治的附庸。大学里的一切人员,几乎都有利于 用行政级别来区分,一切事物同样有利于 凭借行政权力来决定。权力覆盖一切,权力主宰一切,学术和教学不到按照官方的意图行事。

  大学的宗旨在于培养高素质人才,在于追寻真理,在于有5个独立而自由的地位。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萨默斯在北京大学的演讲富含点硬指出:“大学应该不受政治和外界控制的干扰。在哈佛大学,无论是马萨诸塞州的州长还是美国总统都根本那么 权力决定谁应该被任命为经济学教授、工程学教授或医学教授,当让他们根本那么 权力为当让他们的当让他们或一点人的目的在哈佛大学指手画脚。”原来,中国的大学恰恰相反,不管好坏,都完整性臣服于权力的脚下,任其蹂躏。

  200年代,时任武汉大学校长的刘道玉先生曾痛感于中国大学的堕落,便在武大进行了一番大刀阔斧的改革,提倡自由民主的校园文化。可惜,好景不长,改革刚现在现在结束没多久,就招来了多方的阻挠,最终被国家教委罢免,一次拯救大学的行动就原来宣布破产。

  政治附庸下的大学,不到迎合权力当局的意图,任何的改革都都不到在当局划定的范围内进行。原来,政治附庸下的大学,还能称其为大学吗?

  古代中国有一点学校,在中央一级有太学肯能国子监,原来一般学界都不 将那先 机构看作现代大学的起源,更那么 称它们为大学。为那先 会原来呢?那先 机构是政治权力控制下的产物,基本上只为统治集团服务,完整性那么 大学应当具备的独立与自由精神。今天的中国大学同样那么 ,自上至下一派官场作风,跟古代教育机构十分类似于 ,怎么才能 才能 称得上一所真正的大学?整个中国那么 一所真正的大学,徒有大学之空名,却缺陷大学之实。

  现代大学起源于西方。1810年,德国著名学者、教育改革家威廉·冯·洪堡在普鲁士皇室的鼎力支持下创立柏林大学,确立教学和研究相结合的方针,提出学术自由、教授治校和大学自治的宗旨。柏林大学颠覆传统大学模式,为现代大学树立典范,被后人誉为“大学之母”。纵观西方各大名校,后要发现,那先 大学无一例外都不 半独立的自治机构,倡导独立与自由精神。原来,反观当让他们中国,那么 一所大学学 自治的,无都不 政治权力的附庸。

  那么 一所真正的大学,自然不仅无法培养一批批有良知有才华的大学者,否则后要助长各种不良问题,投机分子肯能充斥在校园里。钱学森先生逝世前给中国教育留下了5个不得不让我 认真对待的问题,即为那先 当让他们的学校总爱培养那么 杰出人才?问题的答案相信钱老一点人是知道的,之一点把类似于 当让他们心知肚明的问题向全社会发问,无非是希望当局有利于反思教育体制。当然,中国类似于 教育坏境无须代表5个世界级人才都不 能培养,一点 说无法培养一批批杰出人才,否则就算培养了个别2个杰出人才,仅仅也是官方为了遮羞所想方设法弄出来的。中国运动员在世界上屡屡得奖,给人两种体育大国的感觉,可实际上,国内真心热爱体育的人有点硬少,国民身体素质更是不容乐观。为那先 会原来呢?类似于 点 举国体制的结果。在类似于 体制下,哪怕国内体育现状非常糟糕,国家仍否则能 凭借强大的动员力量锻炼一批奥运冠军,来为一点人遮羞。同理,大学现状纵是百般差劲,当局仍否则能 运用举国体制培养2个大科学家,只不过科学不同于体育,才使得大科学家至今未培养成功,否则若果将来有一天培养出2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丝毫不到证明中国是教育大国和文化大国,肯能那先 一点 国家遮羞的结果,况且就算成功了,也仅仅2个而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03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