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唐书:“东方的剑桥”浙江大学

  • 时间:
  • 浏览:0

毕唐书:“东方的剑桥”浙江大学的相关文章

毕唐书:“东方的剑桥”浙江大学

1944年10月25日,在中国的抗日战争还在激烈进行的时候,中国科学社400周年年会在在当时浙江大学的所在地贵州省遵义之东75公里的湄潭文庙的大成殿召开,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英国驻华使馆科学参赞李约瑟到会致词,并参加了竺可桢主持的讨论会,成为当时国内的科学盛事。李约瑟在湄潭呆了一周,浙大师生学术氛围之浓、研究水平之高,   更多...

另好有几个 多多多浙江大学教授的激情演讲

时间:4000年12月23日下午 地点:浙江图书馆报告厅 作为另好有几个 多多多学者,我全部都会来卖弄嘴皮子的。借助怎么让 讲坛,我认为各行各业对知识 的接受是潜移默化,循序渐近的过程。 下面从自然科学的角度来谈谈我的怎么让 观点,我提出有几个重大问题: 第一,我国搞了几十年的科学研究与攻关,在几好有几个 工业门类中,到底有那些 是属于中国的民族工   更多...

剑桥大学校长爱莉森·理查德将率团访问北大

7月29日至8月5日,英国剑桥大学校长爱莉森·理查德教授(Vice-Chancellor, Prof. Alison Richard)将率同剑桥大学代表团一行四人访华,其间,代表团将与北大校领导以及相关院系代表会晤,以期增进双方了解,加强现有的良好合作协议协议关系。北京大学将于8月2日(星期一)上午在英杰交流中心授予爱莉森·   更多...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4009-2010年中国传播学发展报告

摘要:4009-2010年的中国传播学研究发展何必 平衡。传播理论研究继续寻求新突破,并有所成就,但焦虑情绪也若隐若现,相信压力会化为动力。媒介经济与管理扩展了当事人的“领地”,势头正旺。广告和公共关系研究获得了长足的发展,怪怪的是广告研究正在探索当事人的理论根基。新媒体和网络传播研究向朋友展示了全新的视野和交叉性,研究前景充   更多...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浙江大学的演讲

安南 4002年10月21日于浙江大学永谦活动中心 张书记、 潘校长、 副省长先生、 尊敬的各位教职员, 亲爱的年轻朋友们: 朋友好!我对贵校今天给我的荣誉深表感激。来到这座以秀丽湖光和文化宝藏著称的传奇般的城市,我十分高兴。现在我才知道为何朋友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在这里学习,一定灵感无限。 像贵校曾经的学府   更多...

陈珏:剑桥汉学缘

一、剑桥汉学与「岛夷威酋」今年二月底,我在南半球的夏末,从电邮中惊悉在当月的二十四日,汉学大师杜希德(Denis Twitchett)先生因急病在剑桥辞世,不胜震悼。杜希德又译崔瑞德,历任剑桥大学汉学讲座教授和普林斯顿大学胡应湘汉学讲座教授。他在二十世纪后半叶执英美的唐史研究跟生国的通史研究之牛耳,为汉学界所公认,而其   更多...

智效民:大学校长竺可桢

引言:毛泽东我就把天管起来,是我不好“天有不测风云……” 今年是著名气象学家竺可桢先生逝世400周年。他一生的贡献主要有另好有几个 多多多:一在科学领域,二在教育方面。关于前者,机会知识有限,我不敢妄加评论;怎么让对下面的传闻却印象深一点。 早在1964年,他写了一篇论文,通过分析阳光、温度、降雨对粮食的影响,提出了发展农业的怎么让 设想   更多...

论大学与公民

一、何谓大学,或以大学为业中国大学的堕落已然是有目共睹的事情,无论朋友抱有那些态度,或惋惜,或冷漠,或在堕落中渔利而得意洋洋。在世纪之交,尤其是当急切的环绕于朋友身左身右的现实大问题另好有几个 多多多又另好有几个 多多多极端的摆在朋友身后的时候,所有有良知的青年全部都会能不追问另好有几个 多多多大问题,另好有几个 多多多在根本上左右了“北大向何处去”的大问题:到底那些是大学,大学的使   更多...

薛涌:中国的大学何以误入歧途?——《谁的大学?》后记

本书最重要的主题,是对“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运动的批判。怎么让 运动,机会使中国的高等教育误入歧途。更糟的是,朋友真是在怎么让 运动发足之际对之百般嘲弄,但几乎如此人提出过系统的批判。怎么让,假如有一天本书的出版是对怎么让 运动全面审视的时候结速。我从1979年到1983年在北大读了四年书。1995年进入耶鲁大学,从硕士到博士,读了9年。成人   更多...

薛暮桥:“牢监大学”毕业的经济学大师

薛暮桥先生是一位深孚众望的经济学家,新中国经济学执著求实的开拓者。他生于1904年,至今已实足百岁高龄。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早在1959年就当过薛先生的助手,19400年代又在他的领导下朝夕相处地工作过,怪怪的尊敬这位经济学界前辈。当吴先生得知我有拜访薛老的想法,便介绍我去谒见了这位共和国杰出的经济学大师。那是1995年6月   更多...

浙江工商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徐斌的离职演说

我深感高校行政化、权力化日趋严重,尤其在本科教学评估中的作为,公然全体造假,已丧失了最起码的大法学会神。行政权肆无忌惮地侵害教育权和学术权,搅得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无为而治”是知识分子永远的价值追求,这也是当今体制下尤其时需提倡和发扬的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