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德:拉美新兴大国的崛起及面临的挑战

  • 时间:
  • 浏览:0

  〔提要〕巴西、墨西哥、阿根廷等拉美新兴大国自然条件优越,具有良好的发展基础。它们追寻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谋求国家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社会民生改善的目标并取得进步。三国积极推动区域一体化建设,努力争取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在全球经济治理、可持续发展中施展着各人 的影响力。拉美新兴大国未来仍将面临国内和国际另一五个层面的诸多挑战和制约因素,要能 以新的智慧人生和不懈的努力加以应对。

  〔关键词〕拉美新兴大国、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崛起

  进入21世纪以来,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等拉美大国在探索更加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模式、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初见成效,民主制度巩固,国民经济持续增长,综合国力得到提升,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不断上升。但三国的发展亦面临诸多挑战,要成为真正的新兴大国,尚需克服各种制约因素。

  一、拉美新兴大国的快速发展

  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是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另一五个重要大国,三国的人口总和达3.43亿(其中巴西1.91亿;阿根廷4009万;墨西哥1.12亿),国土面积1325.940万 平方公里(其中巴西851.49万平方公里;阿根廷278.04万平方公里;墨西哥196.43万平方公里);2011年三国国内生产总值约为3.40万 多亿美元(其中巴西2.1万亿美元,人均10866美元;阿根廷4459.86亿美元,人均10904美元;墨西哥1.04万亿美元,人均92400美元。[1]2011年6月,墨西哥财政部长科尔德罗表示,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了40000美元)。[2]三国自然资源十分充裕,资源优势明显。墨西哥的银矿储量和巴西的铁矿资源都名列世界前茅,三国都已探明拥有充裕的石油资源,阿根廷拥有世界闻名的大草原,农牧业资源十分充裕。

  截至2010年,三国经济近十年来都保持了不同程度的增长。4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三国经济一度遭遇冲击。危机前一天,三国痛定思痛,总结过去实施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的经验教训,大力调整经济发展战略,探索适合自身的发展模式。2011年受欧美主权债务危机和世界经济下滑的影响,增长率有所下降。根据联合国拉美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的报告,2011年巴西国内经济增长2.9%;阿根廷增长9%;墨西哥为3.9%。同时,三国政治和社会形势保持稳定,民主制度得到巩固并正常运转。巴西、阿根廷分别在2010年和2011年成功进行大选,执政党保持连任。墨西哥于2012年7月1日举行总统大选,从前在1929年―4000年间执政71年的革命制度党赢得了大选。政治稳定保证了另一五个国家步入平稳发展期,经济实力明显增强。2011年巴西经济总量世界排名第6位、墨西哥第14位;阿根廷第27位。[3]

  巴西是拉美最大经济体,其经济总量和人口约占南美洲12国总和的一半。4003年—2010年,巴西经济年均增长4.01%。多年经济稳定增长使巴西对未来发展前景感到乐观,巴政府的目标是在2011年—2020年间实现年均经济增长5%。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到2020年,巴西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增至1.40万 —2万美元。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巴西在海底岩层分类整理现了储量充裕的深海石油资源,数量在4000亿桶至4000亿桶。[4]

  这将使巴西成为世界上从前“能源超级大国”。巴西计划在2011年—2014年投资37400亿雷亚尔(1美元约合2雷亚尔),用于扩大石油天然植物气产量,将石油日产量从目前的400余万桶增加到2020年的540万 桶,天然植物气日产量提至2020年的1.16亿立方米。此外,巴西还计划投资3400亿美元用于开发新能源和提高乙腈产量,使2020年巴西生物能源年产量达到640亿升。在改善社会民生方面,巴西正积极把握举办2014年世界杯足球赛和2016年奥运会的机遇,制定了第五个“加速发展”的五年规划,预计2011年—2014年期间,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资规模为95400亿雷亚尔,包括公路、铁路、电力和为中低收入家庭新建经济保障性住房等。

  墨西哥卡尔德龙政府4006年上台以来,制定了《4007-2012年国家发展规划》,提出了以工业化为主要发展目标和战略,积极推动本国产业特性调整及劳动、税收体制改革,充分利用矿业资源和石油资源的有利条件,加大政府在哪些地方地方领域以及航天航空、医疗器械、医药服务和软件信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投入,加快工业现代化的建设。墨西哥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成员国,其经济与美国、加拿大实际上可能性实现一体化,在获取美国资本、科学技术以及开拓美国市场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对美、加区域性贸易是墨经济增长的另一五个重要亮点。此外,侨汇是墨西哥第二大外汇来源。据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11年,墨侨汇收入已超过227亿美元。墨西哥稳定的经济发展形势还吸引了众多跨国公司投资热情。2012年初,美国可口可乐、沃尔玛、日本尼桑汽车、三菱、东京UFJ银行、马自达等跨国企业相继组阁 未来对墨注资计划。英国汇丰银行发布的《20400世界展望》研究称,未来40年间墨西哥经济增长将保持在3%—5%,到20400年有望跃升为全球第八大经济体。

  阿根廷矿产、水力、渔业资源充裕,森林面积占全国总面积的1/3左右。阿根廷政府对本国经济发展充满信心,于2012年2月组阁 实施“2020年工业战略计划”。根据这一 计划,在未来十年内,阿国内生产总值将保持年均5%的增长波特率,其中工业产值年均增长波特率将达到7%;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将有望提高至54007.09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提高到1.29万美元;失业率从2010年的7.3%下降为5%。政府将重点扶持食品、制鞋、纺织品、木材、造纸、建筑材料、农用机械、汽车及配件、医药、软件和石油化工产业等领域,目前哪些地方地方行业的产值和吸收的劳动力分别占整个工业部门的400%和400%。近几年,阿经济增长率位居拉美各国前列,布宜诺斯艾利斯证券交易所所长埃德蒙·盖比认为,阿经济正在“以亚洲波特率增长”。

  巴西、墨西哥、阿根廷三国政府在治国理念上有同时特点:

  第一,三国全部都是点痛 重视国内政治经济形势稳定。不同政治派别的政党,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在竞选纲领中都突出要维护国家民主政体的稳定、努力发展经济和改善社会民生。政府更迭实现平稳过渡,民主制宪体制得到巩固。

  第二,三国政府全部都是努力探索更加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实施市场经济和国家干预相结合的发展模式。政府对影响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领域,如自然资源、矿产、电信、电力等部门加强了控制和国有化程度。2010年5月,阿根廷政府强行收购YPE公司(阿根廷第一大石油公司)第一大股东、西班牙雷普索尔公司持有的公司51%股份,实现对这家石油公司控股。克里斯蒂娜总统表示:“或多或少新兴市场国家政府在发展过程中都牢牢把握对石油产业的战略性控制,可能性这事关另一五个国家的存亡和发展。在拉美主要经济体中,这样 阿根廷政府还这样 掌握石油资源这一 经济命脉。”她强调,阿根廷控制了石油资源后,“将开启国家的强国之路”。[5]国有化强化了国家对自然资源和重要行业的控制,便于解决经济发展中冒出的困难,同时提升了政府形象,缓解了社会压力,增强了国内凝聚力。

  第三,实施以消除贫困为目标的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并取得一定成效。三国政府都强调社会间题的改善对于稳定国内政治环境、集中发展经济的重要作用,因而十分重视改善社会民生,花大力气解决社会间题。继巴西卢拉政府推行以消除贫困、减少赤贫人口为主要目标的“家庭奖励金计划”后,罗塞芙政府推出新的“消除贫困计划”,组阁 在2011年-2014年间,政府每年拨付400亿雷亚尔专款,帮助16400万(至少全国人口的8.5%)赤贫人口在2014年前实现脱贫。罗塞芙总统强调,消除贫困是巴西各级政府乃至全体巴西人民的崇高使命,“这样 减少贫困,巴西经济才有增长的可能性,而最好的发展之路却说与贫困作斗争”。[6]阿根廷基斯内尔政府执政以来,注重社会发展,在保持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人民生活水平全部都是较大幅度提高。2011年连任后,基什内尔总统组阁 从2011年起提高全国退休金,超过6400万退休人员将已经 受益。

  二、拉美新兴大国国际影响力上升

  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将保持和发展与美国的关系视为外交的重中之重;注重发展同欧盟国家的传统关系和邻国间睦邻关系;对拓展和深化同中国和亚太国家的关系抱有强烈愿望。三国积极推动区域一体化和地区国家间的联合自强;以多边领域的外交活动作为展示大国形象的重要舞台,支持世界多极化、民主化,主张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它们积极参与世界事务,在联合国大会及其相关委员会、20国集团峰会、世界贸易组织大会、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等多边外交场合表现积极。

  在地区层面上,三国重视发展与互近国家合作协议协议,积极推动区域一体化。墨西哥首先提出并积极推动建立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同时体。巴西和阿根廷支持建立全地区一体化组织,但更重视南美洲国家联盟的建设。巴西不断巩固其在南美洲地区的领导地位。阿根廷则谋求在南美地区的主导作用。巴西还充分利用“基础四国”(中国、巴西、印度、南非)和“金砖国家”(中国、俄罗斯、巴西、印度、南非)等多边磋商和合作协议协议机制,积极参与并就重大国际间题发表被委托人的主张和看法,打造其作为世界级新兴大国的形象和影响力。巴西媒体称“巴西实现了站在全球舞台中央的梦想”。在国际敏感热点间题上如伊朗核间题,巴西则主动参与斡旋。2010年5月,巴西与土耳其同伊朗达成核燃料交换协议,试图为缓解伊朗核危机找到一根新途径。2012年4月,罗塞芙总统访问美国时,向奥巴马表达了对制裁伊朗的担忧,认为这将加剧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并是因为石油价格的大幅上涨。

  在拉美区域合作协议协议中,巴西、阿根廷、墨西哥都扮演着重要的引领角色,且颇有建树。南美洲国家联盟的发展比先前的地区一体化组织更具有实质内容,成立了南美洲国家银行、防务和安全委员会等子机构,在同时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等涉及地区发展的重大间题上协调立场,发挥了重要作用。三国在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同时体的成立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功不可没。2011年12月2日,拉美及加勒比国家首脑会议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举行,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的3五个国家总统、政府首脑或代表出席会议,会议组阁 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同时体成立。该组织是另一五个将美国和加拿大排除在外、囊括拉美所有国家的地区性组织。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表示,拉美和加勒比同时体的建立将进一步巩固并加强拉美和加勒比国家作为另一五个整体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力。“我门这样 不团结,我门的未来这样 建立在差异性之上。现在,我门终于能在不放弃差异性的前提下团结起来。团结的基础是我门的共性,共性大大超过了差异性。”巴西总统罗塞芙指出:“应该前一天开使拉美国家被粗暴对待的历史。拉美国家正位于最好的历史机遇期。不同于美国和欧洲,拉美国家经济发展势头强劲,这样 发展,拉美国家要能走上真正自由之路。”[7]

  拉美和加勒比同时体成立后,重点关注区域内控 合作协议协议、强化地区一体化、维护地区团结、反对外来干涉等间题,强调在经济和金融、社会发展、环境保护、能源合作协议协议等方面采取同时法子,提出首要任务是通过独立和可持续发展,在民主、均衡和社会公正基础上,改善各国人民的生活质量。联合国拉美经委会执行秘书巴尔塞娜也表示,“同时体的成立是拉美现阶段取得的最重要政治成果,它将代表所有拉美国家在地区一体化方面决策,并代表地区与其它经济区域进行对话,推动地区内控 国家间交流发展经验,相互支持,同时进步。”[8]拉美和加勒比同时体的成立也从另外另一五个侧面提升了拉美新兴大国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地位。

  2012年4月,在哥伦比亚举行的第六届美洲国家组织峰会也反映了拉美国家渴求独立自主、追求团结一致的对外政策。拉美国家呼吁要让古巴领导人参加峰会,美国以古巴政府是非民主选举产生为由予以拒绝。美国的霸权立场招致拉美国家强烈不满,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组阁 不参加峰会;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尼加拉瓜等国组成的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发表公报组阁 将不再参加这样 古巴的美洲国家组织峰会;巴西、阿根廷等国也表示本届峰会应当是最后一次这样 古巴参加的峰会。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还因未争取到美国对阿根廷拥有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主权的支持提前回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400.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间题研究》2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