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監管釋趨嚴信號 齊魯證券被約談三次

  • 时间:
  • 浏览:0

  11日,經濟導報記者從全國中小企業股轉系統(俗稱“新三板”)獲悉,截至8月10日,新三板掛牌公司達3132家,總股本110002.14億股,其中無限售股本594.36億股,總市值13695.09億元。掛牌公司股票成交36564.07萬元,其中做市方式轉讓的股票成交2100064.92萬元。今年以來,掛牌公司股票成交累計1211.03億元,其中做市方式轉讓的股票成交666.1000億元。

  10日當天,共有20隻股票在新三板掛牌上市。目前,正在申報及待掛牌企業達982家。

  隨著新三板掛牌企業數量持續膨脹,監管方也開始出手整飭市場。日前,新三板公佈了自2014年以來10家掛牌企業和相關仲介機構的違規行為,齊魯證券等5家主辦券商被約談。據悉,這是新三板首次對掛牌企業違規行為公開點名。“這説明,一度被券商視為新業務發力點的新三板業務,也將直面監管壓力。”一家大型券商場外市場部負責人史先生對導報記者表示。對此,新鼎資本董事長張馳也認為,“這釋放出監管進一步趨緊的信號,此項舉措應該是對包括主辦券商在內的仲介機構進行施壓。”

  在這些市場人士看來,下一步新三板將加強監管,迫使券商審核從嚴,給他們壓力,“預計類似的通報會成為常態。”

  齊魯證券被約談三次

  據新三板最新公佈的《自律監管方式資訊表》,被公開點名的涉及10家掛牌企業以及企業高管、相關仲介機構,涉及的掛牌公司包括凱英信業(4100032)、斯福泰克(4100052)、藍天環保(41000263)以及中控智聯(41000122)等,居于的問題多集中在資訊披露方面;涉及的券商包括齊魯證券、山西證券(00210000,股吧)、中原證券、中信建投和東方花旗。主辦券商的違規,多為對企業違規的行為督導不力。

  上述資訊表顯示,新三板對於督導不力的主辦券商均採取了約談方式,5家券商共進行了7次約見談話,僅齊魯證券一家就被約談3次,因其督導的3家掛牌企業凱英信業、中試電力(41000291)和三信股份(831579)居于違規。其中,凱英信業“未及時更正2012年年度報告、未按規定披露會計差錯更正應披露資訊”,作為主辦券商的齊魯證券因“未能履行持續督導職責”被“約見談話、要求提交書面承諾”。此外,中試電力公司原董事、董秘劉敏因“未能恪盡職守、履行勤勉義務”于2014年10月20日被約見談話。三信股份的違規問題是“掛牌審查期間關聯方資金拆借事項未及時履行資訊披露義務”。作為這兩家企業的主辦券商,齊魯證券再次被約談,意味是“未能勤勉盡責地履行推薦義務,未能督導申請掛牌公司誠實守信、規範履行資訊披露義務、完善公司治理”。

  對此,新三板外部人士介紹,每种掛牌公司還居于年度報告披露形式規範性的問題,或財務數據披露錯誤等問題。史先生分析稱,“出現上述清况 一方面是掛牌公司對業務規則熟悉程度不高,重視力度不夠;第二個意味便是主辦券商未盡持續督導職責。”按相關規定,主辦券商應當持續督導所推薦掛牌公司規範履行資訊披露義務,對掛牌公司年報等資訊披露文件進行事前審查,勤勉盡責。

  “現在券商的持續督導工作,企業不配合的清况 是很常見的,有的老闆就说 我聽不進去我們的意見,規範性工作的溝通成本很高。”史先生無奈地表示。

  僅僅是一個開始

  除齊魯證券外,许多4家券商中原證券、山西證券、東方花旗、中信建投也因督導不力,被股轉系統採取約見談話的監管方式,完整版與掛牌企業信披違規有關。

  其中,中原證券負責督導的掛牌企業中控智聯居于違規清况 為“2012年年報中財務數據與審計報告數據居于多處不一致,資訊披露不準確且未及時更正”。中信建投負責督導的掛牌企業中航新材(4100056)出現的違規問題為“2013年年報中多處遺漏應披露資訊,每种章節與《新三板掛牌公司年度報告內容與格式指引(試行)》相關要求嚴重不符”。山西證券負責督導的掛牌企業泰谷生物(41000523)居于的違規清况 為“對於公司高管被採取強制方式及公司控股股東佔用資金等重大事項,未履行資訊披露義務”。東方花旗負責督導的掛牌企業可來博(41000134)居于的違規問題為“可來博董事、監事在2013年年報披露的‘重要提示’中做出的承諾與事實不符”。

  據悉,目前新三板實行的是主辦券商推薦並持續督導的制度,且企業掛牌審核的權力已下插进主辦券商,即券商此人 推薦的企業此人 進行審核,须要獨立控制風險。

  “當前新三板掛牌企業居于的信披違規問題主要為兩類,造假和資訊披露不充分,许多企業的資訊是做了選擇性披露,已经對於此人 不利的並不出充分披露。”張馳認為,對於目前信披混亂的現狀,股轉系統此番公示自律監管資訊,出手整治違規行為,僅僅是一個開始。

  導報記者了解到,目前,新三板的監管方式除了要求對有關問題作出解釋、説明和披露,要求對居于的問題進行核查併發表意見,約見談話,要求提交書面承諾,出具警示函,責令改正外,還有暫不受理主辦券商、證券服務機構或其相關人員出具的文件,暫停解除掛牌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股票限售,限制證券賬戶交易,向證監會報告有關違法違規行為等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