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西林:20世纪60年代初中共党内重大分歧透视

  • 时间:
  • 浏览:0

  研究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学者都注意到了原来另有另一个疑问: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中共党内高层在国家政治经济诸方面什儿 大的疑问的认识上再次出现了重大分歧,哪几种分歧老会 不难 化解,又助长了党内矛盾的尖锐化,最终与什儿 什儿 因素形成一股合力,是是因为了“文化大革命”原来一场被很久人称之为“浩劫”的严重的党内斗争。

  不难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中共党内到底再次出现了什儿 哪几种样的重大分歧?哪几种分歧又怎么才能 才能 演变为助于“文化大革命”处于的次责是是因为,本文将对此作一讨论。

  先话语分歧产生的大致背景。1956年,什儿 社会主义国家组织组织结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以及中国国内都再次出现了什儿 新的状况,暴露出什儿 新的疑问。中共八大后后,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在国家政治经济方面都采取了什儿 重大举措,以期要能有效地正确处理各种疑问,更好、调慢地推动国家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各项事业向前发展。假若,哪几种政治经济方面的举措在推行中却再次出现了预想不难 的、甚至都还里能说是悲剧性的结果。在原来的状况下,党内在什儿 重大方针政策的认知上再次出现了分歧。哪几种分歧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就显现出来,但什么都有有 被压制住了,并不难 正确处理。1962年初的七千人大会,分歧又再一次爆发出来,但还是不难 真正正确处理。1964年,党内在讨论“四清”运动的政策时,分歧再一次升级,变得不难 不可调和。这后后,矛盾日益激化,原来是对具体政策的不同意见畸变为政治斗争,分歧是是因为分裂,分裂的直接结果什么都有有 一场空前的政治-社会危机。

  重要的分歧主什么都有有 另有另一个方面,这另有另一个方面分别被毛泽东指责为“黑暗风”、“单干风”和“翻案风”。

  所谓“黑暗风”实际上是毛泽东对中央主持工作的领导人关于国家形势(很重是经济形势)的估计发出的批评。

  “大跃进”以来国内的经济形势到底怎麽样,1962年1、2月间召开的七千人大会曾作了比较乐观的估计。刘少奇在大会报告中组阁 :“最困难的时期机会过去了。”假若后不久,中央就发现什儿 判断都有要是符合实际,主要什么都有有 发现1962年的国家财政预算将有几十亿元(一说是五十亿元)的赤字。在当时经济机会十分困难的状况下,这无疑于雪去掉 霜。1962年2月21日至23日,刘少奇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西楼会议),对形势作了重新评估。刘少奇在讲话中指出,对当前的经济形势要重新认识,看来最困难的时期还不难 过去,现在处于并是否是例如非正常时期的时期[1]。5月7日至11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又召开工作会议,进一步研究分析经济形势。刘少奇在总结讲话中又说道:“目前的经济形势到底怎麽样?我看,应该说是另有另一个很困难的形势。从经济上看,总的讲,都有大好形势,不难 大好形势,什么都有有 并是否是困难的形势。”“现在的主要危险还是对困难估计缺陷。”“当我们几个 年都有机会估计缺陷而陷于被动。”“分明有困难,什么都有有 不难 困难,原来的人,不难 算勇敢的人。”“对困难估计缺陷,当时人安慰当时人,那都有马克思主义者。”[2]这两次会议对经济形势重新进行了深入地研究与分析,并作出了合乎实际的估计,在此基础上,选者了调整国民经济、争取经济状况根本好转的、符合实际而又切实可行的方针、妙招和妙招。到本年底,国民经济形势机会开使好转:农业生产开使回升,财政收支在连续4年再次出现赤字后后,首次再次出现收支平衡并略有节余;市场商品供应有所缓和,城乡人民生活也开使略有上升。1962年国民经济调整工作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在七千人大会后对形势的重新认识。而重新认识的最根本什儿 ,就在于实事求是地、充分地估计困难。机会不把困难估计足,还像年初那样盲目乐观,是不机会制订出要能真正克服困难、正确处理疑问的方针、妙招和妙招来的。

  而当时名义上退居“二线”的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则不同意中央一线领导对形势的评估,很重不同意强调困难太久。首先,他认为实际状况都有原来。在毛泽东看来,整个经济形势实际上都有要是像刘少奇等人所说得那样困难,恰恰相反,经济状况还比较好,相当于比前一两年好得多。其次,他认为更重要的是要从长远、全局和宏观上看疑问。说困难就要检讨错误,而对具体方针政策的检讨必将发展到对党的路线的检讨,最终机会会发展到对“三面红旗”的否定。党的路线否定了,党的领导要能 都有要是?1957年的事都有又要重演吗!彭德怀的事又该为何么说!此外,毛泽东也是人,考虑疑问当然要是难 正确处理人之常情。从当时人淬硬层 考虑,强调困难和缺陷,无异于对前一段在他亲自主持和领导下进行的工作的否定,根据七千人大会的状况看,他对什儿 点还是很在意的:听到表扬甚至吹捧,他还是满心欢喜;听到批评,他还是一脸不高兴。毕竟,谁能我想要别人说当时人不好甚至不行呢?很重是中共党内有原来的传统:不好就下台,不行就靠边。形势疑问关系重大,搞不好后果会很严重,绝不允许说形势不好!

  1962年7月20日,在一次谈话中,毛泽东提出了原来的疑问:“目前经济形势究竟是一片黑暗,还是很重光明?”8月5日,他在一次谈话中说,我周游了全国,找各大区的同志谈话,每个省都说去年比前年好,今年比去年好,看来都有要是一片黑暗[3]。8月6日,在北戴河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第一次全体大会上,毛泽东作了关于“阶级、形势、矛盾”的讲话,讲话中提出原来的疑问:社会主义究竟还存不处于阶级?这两年国内形势究竟是一片光明还是一片黑暗?在后后几天的中心小组会议上,他又多次插话、讲话,继续阐发他的观点,激烈地批判“黑暗风”[4]。比如,8月9日,他又谈到什儿 疑问,口气也严厉起来:从1950年下多日以来,机会有两年了,当我们只谈黑暗,不讲光明。既然是一片黑暗,就证明社会主义不行。他认为,对形势认识的差异反映了世界观的不同。8月11日的谈话把什儿 疑问上升到路线的淬硬层 。你说歌词 ,现在什儿 不赞成总路线、三面红旗的人把当我们的形势谈成一片黑暗。什儿 段当我们讲困难太久了,过分了什儿 ,反革命、党内的坏人露了头[5]。在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首先对刘少奇等对形势的估计提出批评,说“有的同志把状况估计得过分黑暗了。引得什儿 同志思想混乱、丧失前途、丧失信心了。这两年讲黑暗合法,讲光明不合法了。这次会议什么都有有 要正确处理什儿 疑问。”[6]面对毛泽东的尖锐批评和指责,刘少奇不得没哟中央工作会议上作了自我批评,承认对困难估计过分[7]。

  所谓“单干风”是毛泽东对“大跃进”后期农村中为纠正人民公社化运动对农业生产力造成的破坏而再次出现的“包产到户”的做法进行的指责。

  在全国农村普遍建立人民公社的人民公社化运动,是“大跃进”运动中,和益产力的“飞跃”相适应,在实现生产关系的“飞跃”方面进行的尝试。人民公社的特点是一大二公。

  所谓大,一是规模大:将原来的数个企业合作社合并为另有另一个大社,全国平均28.五个企业合作社合并为另有另一个公社,平均五个多乡合为另有另一个公社,有的甚至另有另一个县合为另有另一个社;二是型态简化,功能全。人民公社实行政社合一、各行业合一,既是生产管理机构,又是政权组织;既有农,又有工、商、学、兵(民兵和军队建制),与原来的企业合作社完正不可同日而语,是并是否是全新的基层社会组织。1958年7月,《红旗》第三期和第四期发表的陈伯达的文章中转述了毛泽东构思的公社思想:“把另有另一个企业合作社变成为另有另一个既有农业企业合作又有工业企业合作的基层组织单位,实际上是农业和工业相结合的人民公社”;“当我们的方向,应逐步地有次序地把工(工业)、农(农业)、商(交换)、学(文化教育)、兵(民兵,即全民武装)组成另有另一个大公社,从而构成我国社会的基本单位。”1958年8月17日至5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举行了扩大会议。会议通过了《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疑问的决议》。决议指出,“建立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工农商学兵互相结合的人民公社,是指导农民加速社会主义建设,提前建成社会主义并逐步过渡到共产主义所要能 采取的基本方针。”

  所谓公,是处于人民公社组织组织结构,一切都强调另有另一个“公”字,并实行淬硬层 的平均主义。在公社范围内实行穷富拉平,无偿调拨,平均分配。社员实行集体生活,集体劳动,吃“公共食堂”,一度实行吃饭都有要是钱,当时人财产和益产资料都无偿收归公社所有,实行工资制与供给制。

  人民公社及其一套“共产主义”政策,极大地损害了群众的利益,挫伤了农民群众的生产积极性,妨碍和破坏了生产力的发展,对我国社会主义事业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消极影响。

  “包产到户”是企业合作化后我国农村中原来实行过的、假若是农民当时人造出的并是否是生产组织妙招,其基本特点是社员以户为单位向农业社承包土地、牲畜、工具等生产资料,并以承包户为单位进行生产,产品中除去向农业社上缴的次责,剩余完正归己(当然,实际实行中的做法花样繁多,但实质都有另有另一个——以个体农户为基本生产单位进行生产,预先规定上缴数,上缴次责按预先规定的上缴数上缴,剩余完正归己,多剩多得。)什儿 妙招助于调动广大农业生产者的劳动积极性,也比较适合我国小农业的特点。正机会不难 ,从五十年代中期以来,包产到户人太好屡遭批判和禁止,但在我国农村中却“阴魂不散”,老会 不曾绝迹。

  人民公社化运动以来,机会“一平二调”、“共产风”严重地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业生产机会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毛泽东和党中央也在对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左”的政策进行改正,在什儿 状况下,包产到户的做法又在农村中抬头。最初是在安徽,接着相继再次出现在河南、广西、湖南、浙江、陕西、甘肃、贵州等省。包产到户是农民群众对人民公社化以来农村中“大锅饭”、“大呼隆”的做法极端不满、迫切要求生产自主权而自发采取的并是否是行动,它对尽快恢复农业生产、扭转国民经济的困难局面有十分明显的作用。

  包产到户再次出现后,当时主持党中央日常工作的刘少奇和益央农村工作部部长邓子恢都有赞同并支持的,陈云、邓小平等领导人也在不同的场合表示过赞同包产到户的意见。

  毛泽东一开使也表示都还里能试验。假若机会把包产到户与“分田单干”等同(人太好这完都有两码事,机会包产到户仍然是集体所有制。即使在今天,土地还是属于国家的。正机会不难 ,政府才机会以“建设要能 ”的名义把农民迁来迁去),又把“分田”与恢复私有制等同,进而与资本主义等同,他调慢就对此表示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田家英在向他汇报《农业六十条》的贯彻状况时谈到了包产到户,他就批评田家英:回到北京后不修改《农业六十条》,去搞什麽包产到户、分田单干。他在同刘少奇谈话时,也对刘前一段在京主持工作的表现表示不满,责问刘在包产到户疑问上为何麽不难 顶住。在1962年7月25日到8月24日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期间,毛泽东多次对包产到户这股“单干风”提出批评。他认为:在社会主义阶段,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是长期处于的,包产到户、闹单干,什么都有有 搞资本主义[8]。在8月6日的会议上,他对包产到户提出了较系统的批评,他认为,全世界企业合作化,当我们搞得最好,现在有困难,这对集体经济是个考验,而单干不难 造成两极分化。“一搞包产到户,一搞单干,多日的时间都看出农村阶级分化很厉害。有的很穷,不难 生活,有卖地的,有买地的。”“分田到户首先拥护的是富裕中农,闹单干的是富裕阶层、中农阶层、地富残余,……”“你是站在1/3的富裕农民的立场上,还是站在2/3的基本农民群众的立场上?疑问什么都有有 原来摆在当我们肩头”[9]。在原来的状况下,刘少奇不得没哟会上作了自我批评[10]。

  所谓“翻案风”,顾名思义,什么都有有 要“翻案”。

  具体讲是指三件事。第一件事,甄别平反。在1958年的“拔白期”运动、1959年的反右倾运动和1950年的民主革命“补课”运动中,有当我们遭到错误打击。仅1958年受处分的党员就比1957年增加了三倍[11]。鉴于此,1961年5月21日至6月12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工作会议,会议决定,在对经济进行调整的共同,对几年来受批判、处分的党员和干部,进行实事求是的甄别平反。这后后,中共中央连续挂接了几个 文件,不断加大甄别平反工作的力度。邓小平在1962年5月7日至11日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专门讲了甄别平反疑问。你说歌词 ,甄别平反工作,采取一揽子正确处理比较好,“什么都有有 全国县以下,首先是农村,来个一揽子正确处理。什么都有有 说,过去搞错了的,机会基本搞错了的,什么都有有有摘了帽子。”“什么都有有 有什儿 点还对的,都有要留尾巴,一次正确处理。”原来,调慢为几年来、主什么都有有 “反右倾”斗争中被错误批判和处分的绝大多数人进行了甄别平反。到1962年8月,全国有500多万党员、干部和群众得到了平反[12]。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文革研究专题 > 文革历史事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21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