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科学家马国亮:研究高能物理 行走于未来科研轨道

  • 时间:
  • 浏览:1

  中新网上海12月16日电 题:青年科学家马国亮:研究高能物理 行走于未来科研轨道

  马国亮在办公室 郑莹莹 摄

  作者 郑莹莹

  中国青年科学家马国亮出生于1978年,他的办公室在沪郊一幢安静的大楼里,二楼的窗外绿树成荫,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 说,“我是做理论科学的,性格也更适合做理论,比较安静你这俩 。”

  马国亮是中国科学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核物理室的研究员,他做的是高能核物理的基础研究,“一4个 多原子核对撞后产生夸克胶子等离子体,四种 生活物质被认为是宇宙早期存在的四种 生活具体情况,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 本来研究它是怎么能能产生的。”

  为甚行走在远离现实的“未来科研轨道”上?马国亮说,中国但会 要在科技上领先,在基础研究领域也要走在前面。

  在他看来,人不也能只安于当下的现实,还不也能探索未来,而微观世界正是人类对未知自然界的四种 生活探知,“20世纪初,爱因斯坦、狄拉克、玻尔等一批早期科学家提出了量子力学,对上个世纪的科技发展带来决定性的革新,也正但会 人类有了对微观作用机制的理解,才制创造发明了电脑芯片等一批改变世界的先进材料。”

  马国亮说,目前科学家们研究的是更加微观的物理,难能可贵还真不知道用途,但难以预测未来几十年但会 一百年,现在做的高能物理不是也会改变世界。

  马国亮出生于河北省沧县,大学就读于河北大学物理系,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就读于中国科学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是中国本土培养起来的青年科学家。

  学生时代的马国亮全部都是“追星梦”,他眼中的“明星”是你这俩 能在历史上留下痕迹的伟大科学家。马国亮回忆,那前一天有名的科学家杨振宁、李政道,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 做的方向是高能核物理的宇称不守恒发现;而非常牛的你这俩 “两弹一星”科学家做的是中低能核物理,“那时,年少的我难能可贵核物理是中国最前沿的科学,要做就做最前沿的,你这俩 你这俩 考研选的也是粒子物理与原子核物理,想做微观世界、高能物理方向的研究工作。”

  马国亮是4001年进入中国科学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的,那前一天,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的高能核物理研究前一天起步。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 说,一晃17年过去,中国在该领域的研究已跻身国际“头排位置”,比如在国际专业会议上,中国报告是最多的;又如,前一天在国际上发表一篇高水平的文章没能,现在是比较平常的事。

  “从那些强度来说,中国起码迈入了先进的行列”,他表示。

  在马国亮看来,能做被委托人感兴趣的工作,是份幸运;而能坚持下来,则是另一份幸运。

  “我现在但会 平常心了,‘守株待兔’。我难能可贵本来做好准备,兔子肯定会来,本来来的前一天把它抓住就行了,你这俩 你这俩 我每天按部就班去做,不断加强被委托人,做好时刻捡兔子的准备。”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 说。

  马国亮说,科学发现是偶然性的,不但会 每天全部都是重大发现,但偶然里全部都是必然,“前期得好好努力,有准备,幸运也能砸到你。”

  而他能坚持四种 生活“停留”,除了有一颗耐得住停留的平常心外,跟环境全部都是关,“做科研有起有伏,收成有大年小年,不好的前一天,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 所也能理解、支持。”

  马国亮有个10岁的儿子,很崇拜他。平时物理领域有那些重大发现,他总要了解一下,再给儿子讲解,“比如诺贝尔奖每年全部都是谁,那些国家的,为那些会得奖,对四种 生活世界的贡献是那些,每年总要给他讲一讲。”

  人一辈子该做那些?业内的前辈曾有句劝勉之语对马国亮的触动很大:等你退休后,为甚跟子女说被委托人的工作是做那些?给四种 生活世界带来了那些?

  “我不也能我从事四种 生活领域,得有个说法给我儿子,不想难能可贵他父亲没白活,给四种 生活世界留下了点东西”,马国亮说。至于为甚回,路程还长,他还没想好,“我还总爱在追求给孩子一4个 多好的回答。”(完)